2011年5月
2021-07-21 12:0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此,云南工艺美术大师王朝阳感触颇深。“过去瑞丽几乎没有雕刻、打磨,单纯依靠毛料交易,大批的人财物都涌向雕刻技术更成规模的珠三角地区,那里产的玉器一度比瑞丽还便宜。如今,瑞丽拥有玉雕师200多人、普通技工3000多人,创办的瑞丽国际珠宝学校每年招生300人,已经为产业发展打下了人才基础。”

“德宏州还在基础设施建设、品牌培育、诚信建设等多方面做出了不懈努力。”云南省委常委、德宏州委书记赵金介绍,近年来,瑞丽市先后建成了珠宝步行街、华丰珠宝城、姐告玉城、中缅珠宝街、水上娱乐园珠宝城5大珠宝园区,珠宝玉石产业固定资产投资超过10亿元。2010年,全市文化产业增加值实现2.64亿元,占gdp的8.9%,其中重点是珠宝玉石产业。

眼前的景象昭示着,瑞丽已不仅仅是传统的玉石之乡,更是西南边陲正在崛起的产业新星。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借助边贸的“东风”,瑞丽的转型升级之路必将越走越宽。

今年52岁的喊约岩静,是瑞丽市姐相乡顺哈村银井寨75号农户的一家之长。他高兴地告诉记者:“5年前,儿子包岩闷娶了缅甸儿媳,光彩礼钱就给了2万多元。”

冬天的滇西南大地依然处处新绿。从云南省瑞丽市驱车2个小时,到达瑞丽市姐相乡顺哈村,展现在记者眼前的是一片神奇的人文地理景观——“一寨两国”。瑞丽市姐相乡银井寨位于中缅边境71号界碑旁,国境线将整个村寨一分为二,东北侧为中方银井寨,西南侧为缅方芒秀寨。

当地的景区经理秦兴良说:“两寨居民同走一条路、共饮一井水,中国的瓜藤爬到缅甸的竹篱上去结瓜,缅甸的母鸡跑到中国居民家里生蛋是常事。”

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麦喊作戴着一对紫色的翡翠镜面耳环。她告诉记者:“女儿几个月前从缅甸花几百元买来原石,送到‘瑞丽工’的作坊去雕刻打磨,现在卖几千元不成问题。”看来,只有提升玉石的文化价值,增加雕刻、美工等方面的投入,才能提升玉石产品的附加值。

在瑞丽江畔远眺对岸,记者看到,满载摩托车、三轮车的集装箱车队排着长龙通过瑞丽江大桥,驶向对面的缅甸木姐经济区。在口岸大楼免税店外,熙熙攘攘的游客正在购买香水、手表、热带水果等制品……

“我还给了新娘子价值几千元的翡翠珠宝呢!”在一旁的女儿喊咩接过话茬,她从事珠宝行业3年了。她说,目前这一行业有三多,一是珠宝商“人种多”,有来自全国各地及缅甸、巴基斯坦、印度等国家的商人;二是珠宝“品种多”,形成以翡翠为重点,包括钻石、红蓝宝石、珍珠等数十个品种;三是雕刻“工种多”,“河南工”、“上海工”、“广东工”、“福建工”等地的玉雕师入驻瑞丽,创作出一大批体现瑞丽文化的玉雕作品,形成独树一帜的“瑞丽工”。

“最近两年,做玉石生意的人多了,广东、上海来的大珠宝商一出手就买几亿元的毛料,留给我们这些小本生意人的市场空间很有限。加上这行需要的前期投入越来越大,我们又没有雕刻技术,只能吃玉石上涨的‘差价’,可翡翠的价格不可能永远涨下去。所以目前大家都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。”喊咩的话道出了不少玉石零售商的心声。

如此和谐的边贸环境只是瑞丽区位优势的缩影。瑞丽市拥有瑞丽、畹町两个国家一类口岸,有我国惟一实施“境内关外”特殊监管模式的姐告边境贸易区,是我国对缅贸易的最大陆路口岸。2011年5月,国务院批准并出台了《国务院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》。以起步早、基础好著称的瑞丽市,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化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lcor.cn 版权所有